春天到了 还没睡醒

心血来潮写一点吧,就是一個腦洞,李敏x柳元一。ooc應該……有一丟丟,但是想看還年少時候的元一,一步踏錯,整個掉了進去的這種感覺。



李敏这人真不能小看,骗人骗吻骗贞操,面面俱到。

大抵也是那些年前的柳元一太年轻,手还没牵稳也就想着那回事儿,刀枪棍棒里趟次浑水出来,能有个人策马冲出人群来,手一伸一个晃神儿就已经在马背上坐得稳当,颠个七荤八素就只有一身热血烧的发慌,然后两片嘴唇就送了过去。

也倒不算亲,干燥的唇面贴着李敏后耳朵背,除了呼吸全是掠过得风声,柳元一的鼻尖在他耳后的那片皮肤磨蹭来磨蹭去,也跟着着了火。

柳元一的声音里全是笑,他说,阿敏啊。

李敏在前面扼着马缰绳,整个人都正面灌风,头发全被捋乱了样子,声音被卷了一圈带回来,说!

玄甲苍云就用下颚枕着他的肩头嗤嗤地笑,束发白缨像条晃动的大尾巴。
你真厉害,阿敏。


晚上在雪山头上的破营帐里,他也说这句话。双腿大打开,腿根软肉痉挛着服软,腰臀一顶一颤,送着胸膛,一截舌尖软绵绵的搭在下唇,撩了李敏脖颈又去用嘴唇抿住缕墨黑垂发,嘬住转一圈玩到又湿又色情,仰着下颚,眉锋里全是淫荡的玩味,声音掺在喘息的气音里,真深,阿敏,你真厉害。

李敏哼笑一声,低头压迫他更近,琥珀色的瞳仁灼得像两块热铁,乍一眼看撩得要命,盯着久了也照样惊心动魄。跟烧开了一壶酒一股脑地全倒给了柳元一,真烫,烫的生疼,不烫手心,从手背浇到心尖,醉了个彻底,是非身外。

也就发现不了,那双眼睛里,除了灼灼热意,什么都没留下。

 
评论(3)
热度(142)
© 愚者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