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很雜

【周叶】衣冠禽兽


摸了一条小鱼。
又名,冷酷总裁爱♂上♂我【。
有那么一点点点点的和谐词汇,双总裁paro。轮回总裁周泽楷x草根公司兴欣总裁叶修。






“我想先知道,轮回公司所能接受的最高价。”

叶修翘起腿语气搁的四平八稳,一身谨搭西装使他显得衣冠楚楚。但说出来的话作为一场交易的开端来说就尤为的像耍流氓。单枪直入是不假,话挺气派,却大有“我想知道你们内裤款式”的架势。

他的左手边是罗辑,规规矩矩坐的像是个高中生。他俩拿着份创新产品的方案到轮回公司来卖安利,代表着整个兴欣公司顶住强头的压力——顺便一说,名单是抽签抽出来的。临行之前老魏的教导极其的深刻,他点燃一根烟掩饰幸灾乐祸,说:看到人家不要怕,几管机枪嗒嗒嗒。

嗒嗒嗒。江波涛屈起指节,磕了三下桌子。

江波涛的右手边坐着轮回的顶头上司周泽楷,西装修身神色正直,对比叶修的茶馆坐姿他才是正常画风的总裁大大,谈判还没开始轮回的架势看上去就已经赢了,人家用气场给了兴欣俩人当头一枪。哼哼哼,哼哼哼,还好意思要看我们内裤。

“各报门底,叶总能说说兴欣最后的决策价格吗?”

周泽楷略一沉吟,江波涛那里便开了口。两句话把亮牌的机会还给了叶修,顺便再给周泽楷打个放大招的照应。旁边的周总裁杏眸生得好看,此时带上商业化笑容稳重的颇具迷惑力。顿手放稳塞满A4纸的文件夹,右手前伸手掌斜摊做出个请的手势,彬彬有礼笑不露齿:“叶总。”

“哎。”叶修笑。牵过周泽楷请的手势握了个手,“周总你说。”

高学历高文化高素质的罗辑同学目不忍视,他埋下了头。


兴欣作为这年才白手起家的草根公司,站的腰板打直跟轮回这种巅峰巨头实打实来一场真枪实弹显然不科学,就算是有叶修这样的大神坐镇他们也深知实力不如人。大家一同创业,走到现在都积累不少人生感悟。沒有足够实力叫板的时候就要干的巧。

两个多小时之前他们兴欣一伙人都还一同缩在小会议室里用投影看宠物小精灵。皮卡丘一记强力十万伏特冲着火箭队闪过去,武藏一个侧身放出果然翁,缩哒嘶奈缩哒嘶奈给了一个二倍反弹。

叶修严肃的在这里摁下暂停:“你们从中悟出了什么?”

陈果举手抢答:“敌人强大,我们要利用他的力量变得更强。”

“不。”叶修义正辞严,“敌人强的时候,我们要学会耍赖。”



现在兴欣的草根总裁拿出了耍赖的真本事。被人家嫌弃猥琐就用行动表明这叫风骚,就是要先看了你的内裤款式才考虑要不要慢慢脱衣服。

桌子宽度并不宽,但是长度足够。罗辑与江波涛坐了隔最远的两头,而叶修跟周泽楷在居中的两侧。桌下两条腿怎么搁都挨得挺近,裤管擦裤管,亲亲热热。

周泽楷不太能笑得出来了。

桌面之上叶修脸色淡淡,一肘压住文件夹另只手撑着腮帮子,与周泽楷对上视线还笑得特别谦让后辈。桌面之下也积极主动,膝骨挨过去温温吞吞隔着两层高级布料磨蹭周泽楷的膝头。动作起伏不大,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我还得装作不知。

但是轮回总裁毕竟是轮回总裁,台面上仍旧帅的像是走错场地的模特儿。他翻开几页方案的简述样子很正经的一边浏览一边考虑他是应该说点什么,还是应该假装看风景。这时候的沉默就留给江波涛救场,他继续酝酿。

“我们给出的价目在给贵公司的文件中已经提及。”江波涛从善如流的接上话,“1500万,买断这套创意方案。”

周泽楷点点头,但心思不在话上。叶修的鞋尖顺着小腿内侧磨蹭,皮质的前段擦过他的脚踝,像是一只巡查猎物的蛇。这只蛇叼住他的裤边往上撩,一小节之后便卡在了腿肚。对方便又折返回去用一截脚踝软肉跟他的贴在一块儿,像是相腻在一起接个吻。

“嗯……”他垂着脑袋看文件,听见叶修特别为难一样的语气,“太少了吧,买断价起码3000万嘛!”

周泽楷分神想了想叶修今天会穿什么颜色的袜子。



但是想归想,削价的时候还是不会嘴软,更何况对面是叶修这种无赖式的抬价。周泽楷摇摇头,退一步但是口关咬的更紧:“1700万,最高。”

“最高是用来突破的。”叶修笑容可掬。

“最低也是。”

“周总你当最低价是下限啊?”

你还好意思说吗,周泽楷心里想。别人不会刻意去看桌子底下,叶修也就更起劲。他翘着腿而周泽楷端正坐着,鞋尖就从小腿往大腿内侧挪。鞋尖在裤腿上带着布料拉出条线,这条线向着更往里更敏感的地方延伸。

“不。”周泽楷几乎是抿着嘴唇说出这个字,视线落在叶修挽起袖口露出的白手腕上。手指长得好看一身骨骼都好看这样的理论在叶修身上得到充分的体现,他皮肤也白,偏冷的色调;血管很明显,脱了衣服之后那些曲折弯延的血管像是一张密络的网。

叶修:“那……2500万?”

“1700万。”周泽楷又摇头。

“唉,我这可都让步500万了啊!”兴欣的草根总裁看上去十分的心痛。

但是他在桌子底下更得寸进尺了。

表面上看来叶修只是往下沉了沉身子坐的更舒服,但是他的脚尖已经一路往胯下蹭过去。周泽楷自诩办正事时自制力相当不错,现在才发觉那是叶修沒撩过他。那只套在皮鞋里的脚尖在他身下一点一顶他就特别有感觉。办正事的克制力根本没法克制他不去想着怎么捉住这只捣乱的脚尖,掀倒叶修在他的大腿根留下几个发红的指印,狠狠地干他,干到他只能断断续续的说出些浪荡服软的话。

可是他不行。现在叶修仍旧风轻云淡的在呵呵,脚隔着衣料搭在他充血的性器上。他越想着克制越硬的厉害;越硬叶修的笑容也就越高深莫测。

连同着,脚上撩他更带感。

“1800万。”周泽楷声音发涩,添上一个一百万的价码。这样高昂的加价格外的有诱惑力,但是坐在他对面谈判的是叶修。经验老道,嘴皮子也灵活,见过大风大浪经历过大起大落,这么谈个生意还一脚踩在他胯下等着他就范。

最主要的是,足够不要脸。

叶修那里看起来非常的勉强:“2300万总行了吧……我可是比之前亏了700万。”

末了他半真半假特别心疼的嘟囔了一句:“压价这么低还真是不给做前辈的留面子……”

到底是谁沒留面子…。周泽楷在心里偷偷斗了个槽,倒是坐在另边儿的江波涛噗的笑出了声……没嘲讽的意思,大概是虐到深处自然爽的缘故。他一边说上两句抱歉抱歉一边揉了揉眼尾,被无耻到了极点反而气不起来:“叶总才是一点面子都沒有留吧?”

“那我换个方式?”为老不尊的傢伙颇为好笑的抬抬下颚,嘴皮子耍的很顺溜,“圣上就别砍价了行不行,臣妾不依,臣妾不依。”

他对面的周泽楷自然而然的配合,表情平稳正经像是张嘴要唱完整首《杨贵妃》……事实上周先生只是认真的回忆了一下看过的古装剧,有样学样的说:“赏五十大板。”

“哎哟够狠,”叶修赶紧夸,一边考虑着这孩子回家会不会真手动来揍他屁股,一边就过身子圆头鞋尖暧昧的划过对面人的大腿根,贴着性器根部半辗半蹭来了一下。

这一下来的又疼又爽,周泽楷感觉背脊都麻了,忍不住喘了一声。


江波涛表示什么都不知道,他在看风景。

罗辑也什么都不知道,他准备钻到桌子下当不存在。但是桌子下有四条几乎要缠在一块儿的长腿腿,他没办法,也只好转头看风景。


他们都在看风景,周泽楷看著叶修。

“2000万,没有余地。”

这个价确确实实是轮回商定的最高价格了,周泽楷把手里的底牌摊开然后show hand。那份策划文件被他推过去,叶修抬眼看他,挑衅又炽热。

这是个小花招,一方节奏加快代表着双方都得打快牌。到现在为止沒哪方亏家赔本,同样的,好处也不多。

“成交。”

而叶修跟他底牌花色正好相同,见好就收,捞过文件查看条款。台面上双方都架势平稳的打完了最后的收尾——忽略桌子底下四条腿交错开来纠缠不休——气氛良好,积极向上。




“三还是四。”叶修眼睛看著合同条款突然问。

周泽楷下意识去看第三和第四条条约事项,紧接着大腿根内侧被皮鞋尖顶了一下。他顿时上道,诚实诚恳:“三。”内裤,三角的。

叶修笔尖一顿,转向去最下方的横条签名字:“我的吧。”

“嗯,”周泽楷答,分神想了一下早晨迷糊间穿错内裤的事情,大小不太合身,补上一个字,“紧。”

“一会儿换回来。”叶修深色不变,签上修字的最后一撇。





没有啦o( ̄ヘ ̄o)!

 
评论(39)
热度(414)
© 愚者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