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 还没睡醒

23小时59分59秒。

rps,卜鬼。
初衷是想写一点无聊能看困的睡前故事给我哥,等写完再整理打tag吧。


00
卜凡的凡是真的烦,王琳凯想。
他俩现在跟逃午睡的中学生似的怼在舞蹈练习室门口,整栋小别墅只剩这对问题儿童,做贼心虚得像是早恋——这事儿说来话长,节目组良心发现,组织了一回非作业取景的外出活动,跟踏青春游一个性质,意在给练习生一点自由发挥发微博的空间。
小朋友藏着点小心思,晚上睡觉翻来覆去,白天练舞就偷摸伸懒腰,他本来骨架就挺秀气,穿大一码衣服就把半个手掌藏袖口里。卜凡搁另一边东张西望,明示暗示地问小王咋了——他们两个现在算是友达之上,恋爱谁也没摸着鼻子的关系。按前人套路,态度端正了那就叫献殷勤,态度不端正了那就成了撩闲烦得慌。
其实王琳凯想得简单,纠结得也简单得很。他跟卜凡欲拒还迎两个月,节目组上上下下几百双眼睛盯着看,他想偷谋一点独处空间,又不能巴巴地凑上去问。非要说的话,他的B612还等着名刀出鞘,微博粉丝对自拍嗷嗷待哺,目前为止交差的路数还没想出来,想留下偷偷约会的对象也没约到,愁。
结果练舞一半卜凡从教室左边蹿到右边,用下巴夹着小朋友肩膀,咬耳朵问他:“你咋了,春游闹觉?”
小王同志懵了半天,心一横,演技极差的状似无意,鼓一腮帮子的男人气概尊严回答:“我不打算去。”
卜凡被他那点小心思一摸就通了,乐不可支。偏偏眉毛挂着笑,嘴角却板着,故意逗他:“你还闹独立啊?”
“闹啊。”小朋友板着脸,肩膀左右摇摇晃晃,心里小算盘打哑了,脚下偷偷踩卜凡的白球鞋,结果半路抓包被踹了下小腿,险些又被按下去揍屁股。


01
大部队是吃了早饭才走的,王琳凯穿着条吊脚裤过去蹭了顿出行餐,不得不像模像样的把人群送上车。
他要是一个人站在门口欢送还像是个领导或者大家长,结果背后卜凡拖着毛绒拖鞋往他旁边儿一站,点没要走的架势,左右各自应付一拨人,戴个花圈穿个礼服就能胜任迎宾送客小姐。
这边的木子洋手臂上挎着两个小包,上手去摸卜凡凡脑袋:“狗狗乖哦,好好看家。”
卜凡登时人设崩成关公门神,横眉竖眼长手长脚的赶人:“别躁,赶紧走赶紧走。”
他说话时一手臂弯去勾着王琳凯脖子,小家伙那边儿还在帮朱星杰研究草莓牛奶的保质期印在哪,被他带的重心不稳,心猿意马差点露馅,脏辫没扎顺的样子倒是有点乖——木子洋挂着细边框眼镜咂摸了一下,胆大登天顺手造作,准备把小鬼脑袋也给呼噜一下。
半路被高个子截胡,这家伙一边说着“欸欸咋整得还上手了呢?”一边把胳膊肘都往王琳凯脑袋上搁。当事人表面上写了一脸嫌弃,身体上躲倒是像乐在其中,跟比身高的幼儿园小孩差不多,被往下压就踮脚。两个人三三四四五五七七八八也比不出高下,玩到等人都上车了才消停。

02
回练舞室的时候小孩儿手上还捏着一盒草莓奶。
说起来,有时候卜凡跟镜头控诉这小炮仗平常嗖嗖着欠得慌,实际上要是真有什么偶练最欠榜,小鬼顶多了排第三——卜凡自己手嘴争冠亚,到现在也没人说得清他嘴巴跟手比起来哪个更撩闲。
不过目前来说,恋爱前线重灾区的王先生恐怕是最有发言权。初春的冷空气还没全面撤退,年轻小伙的衣服袖口已经捞到了胳膊肘,卜凡从后背抱上来,跟他手臂贴得紧,来顺小朋友手上的草莓奶。
王琳凯宁死不屈,哼哼唧唧,脑子里滑过三个念头:牛皮糖(好吃),黏在刀背上死活顺不下来的土豆片(好吃),没树趴就嗝屁的树袋熊(这个也许比较贴切)。
在这期间凡凡的抢劫工作大获全胜,得意兮兮的呼吸就蹭耳朵边上,他用薄荷味的剃须水,是令人松怔的大男孩味道。
还是好凉的树袋熊。

 
评论(4)
热度(15)
  1. Gukkkkk愚者不言 转载了此文字
    那我一天洗四次澡
© 愚者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