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了 还没睡醒

Thor当然讨厌这种感觉,没有人愿意在从未停止的斗争中热恋。有时候他们一起喝红酒,前一句彼此相爱,后一句就能敲碎杯子想方设法地把玻璃茬扎进对方的太阳穴。

闹剧的最后,他捉着Loki的手腕将这具猎豹般的身体反擒在餐桌上,收敛的肩胛像是鸟翼合拢,每一次挣扎都不死不归。

当Thor埋下头去亲他的后颈时,这种反抗便变了滋味,他的灵魂像是个寻欢讨爱的孩子,露出生涩又凶猛的渴求,甚至像是交颈的野兽,全凭着本能去爱。他的爱和痛苦纠缠在一起,并非是千年的哪一朝可以坦然的说出口,摇摆不定在两者之间,全都浅浅地尝上一勺,辛辣甜苦都混在舌头上,所以什么都说得出来。

“这是你想要的吗,哥哥?”他低声问,声音里带着隐秘的狎昵,又像是突然间惊觉了爱欲,语气露出单纯的惊喜,“你想要我。”

他加重语气又重复了一遍,因此拿回了主权。眼睛里像含着两片烧化的玻璃,透出极端的奚落与乖顺,枕着头发宣布:“这次是你输了。”

 
评论(3)
热度(6)
© 愚者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